<object id="wks30"></object>

<source id="wks30"><i id="wks30"></i></source>

  • <object id="wks30"></object>

        <span id="wks30"><i id="wks30"></i></span>

      1. 標題
        正文
        關鍵詞
        摘要
        作者
        來源
        欄目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-> 新聞中心 -> 新聞動態 -> 正文

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職責所在,該當勇毅前行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3-01-06 18:35:22 瀏覽次數:
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(時艷霞報道)自去年12月中旬開始,江西省腫瘤醫院(南昌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)泌尿腫瘤外科病房突然出現了比以往翻倍的發熱患者,接著科室一位醫生感染,發熱至39℃,接著作為護士長的我也發熱到39.8℃,渾身疼痛難忍。此時的狀況,自然讓人想到了新冠病毒,科室護士們也把防護面罩、隔離衣、手套穿戴起來了。但這種防護在病毒面前毫無招架之力。

        “我發熱了,渾身疼痛,上不了班了,”隨著我的“倒下”,短短5天內,科室醫護人員相繼感染,大家也面臨著缺藥的狀況。于是寒夜里驅車為同事送藥的畫面也頻頻出現。

        面對著科室術后40多位患者,我被迫將護士排班從雙班改為單班。但是扛不住治療量的巨大,于是,每日群里的呼救,電話的溝通,人員的高強度工作安排,都成了我在病床上必須完成的事情。但當最后2個護士也臥床不起時,我的內心防線徹底崩潰,決不能科室無人,絕不能關門,于是在發熱的第3天,我忍著頭暈、乏力,抹著眼淚,又頂起了第2個夜班。在查房的路上,每個房間的患者及家屬都在發熱,咳嗽聲此起彼伏,而我自己也頭暈、全身濕冷、心跳加速。這一晚的查房堪稱最漫長,耗時長達2小時之多。

        凌晨之際,原以為太平的夜晚,鈴聲響起,疼痛呼叫、高熱呼叫、堵管呼叫不間斷。慶幸的是,我還是一名老護士,還能夠應對。就在歇息片刻,晨間運送垃圾的大叔又如約而至,這短暫的清凈被打破,我也開始了晨間護理,采血、更換引流袋……時間很快到了交接班時間。原以為終于可以躺病床上休息片刻,但總值班又告知我一位患者家屬訴求,病房收治了陽性患者,應該將陽性患者攆出病房。面對這種情況,我內心五味雜陳,誰能驅趕生病的患者,誰能嫌棄生病的患者?我只好協同經管醫生一起耐心勸解,開辟隔離房間。其實,我也想告訴患者家屬,陪伴了你們一晚的醫生護士也是發熱,也是患者,內心也很恐懼和脆弱,奈何他們身上有責任,他們不能休息,不敢睡覺。

        “屋漏偏逢連夜雨,船遲又遇打頭風”。白班接班護士胡婷發熱后第4天,也出現了渾身濕冷、心跳加快的癥狀,只能趴在治療室的臺面上休息片刻;鄧婧文護士也高燒到面頰潮紅,穿著厚厚的羽絨服靠在墻角……按照往常,都應讓她們回家休息,但我只能給予她們一句安慰:“坐下,休息一會再做護理?!彼齻円矝]有一個人放患者于不顧,而是頂著病體堅守崗位,完成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      晚班又如約而至,我已做好值第3個夜班的準備,周敏護士在工作群發信息說:“護士長,我白天沒發熱了,今晚來值班?!蔽宜查g宛如浮萍抓到了救命稻草。與此同時,敖婷護士也同時回答來值班。但誰又知道敖婷家孩子也發熱,公公正在ICU 救治。但我再次狠心將她二人安排到病房頂起一片天,撐起了泌尿腫瘤外科的大旗。我也每天繼續在科室群內做起“活閻王”,一個、兩個、三個……護理姐妹被我呼叫來上班,她們也從不推辭。到了病房,每個人也咳嗽不斷,咳嗽聲算是彼此打招呼了。

        時間一天天過去,2023如約而至,看著室外陽光和不再發熱的患者,迎接從ICU 轉回來的90歲患者老爺爺,看到有了笑容的家屬,我們明白那片黑暗無止境,跌入塵埃的日子過去了,我們彼此更懂得生命的意義,更珍愛患者的生命。